手机兰州新闻网

首页| 兰州| 新闻| 政务| 房产| 旅游| 汽车| 教育| 财经| 健康| 公益| 女性| 艺术| 企业| 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全媒体矩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艺术 正文

西北高原上翱翔的“湖上牦牛” ——访作家冯玉雷

2019-01-31 00:00:00 智能朗读:

1968年10月出生,甘肃平川人。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中文系,曾在兰州城市学院文学院任教。现任西北师范大学《丝绸之路》杂志社社长、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兰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陕西师范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驻院作家,西北师范大学文学院硕士生导师,兰州市“金城文化名家”。发表中短篇小说《陡城》《野糜川》《饥饿》等,出版长篇小说《肚皮鼓》《敦煌百年祭》《敦煌·六千大地或者更远》《敦煌遗书》《野马,尘埃》《禹王书》及文化专著《玉华帛彩》、《玉帛之路文化考察笔记》等。在《中国比较文学》等报刊发表学术文章十多篇。与胡潇合著动漫电影剧本《飞天》获2010年甘肃省委宣传部重点文艺作品资助项目。小说、电影作品曾几次荣获甘肃省敦煌文艺奖、黄河文学奖等。

1968年10月出生,甘肃平川人。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中文系,曾在兰州城市学院文学院任教。现任西北师范大学《丝绸之路》杂志社社长、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兰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陕西师范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驻院作家,西北师范大学文学院硕士生导师,兰州市“金城文化名家”。发表中短篇小说《陡城》《野糜川》《饥饿》等,出版长篇小说《肚皮鼓》《敦煌百年祭》《敦煌·六千大地或者更远》《敦煌遗书》《野马,尘埃》《禹王书》及文化专著《玉华帛彩》、《玉帛之路文化考察笔记》等。在《中国比较文学》等报刊发表学术文章十多篇。与胡潇合著动漫电影剧本《飞天》获2010年甘肃省委宣传部重点文艺作品资助项目。小说、电影作品曾几次荣获甘肃省敦煌文艺奖、黄河文学奖等。

与法国汉学家汪德迈教授在河南巩义合影

与法国汉学家汪德迈教授在河南巩义合影

    在宁静的西北师大新校区,记者见到了冯玉雷先生。他的身份极为特殊,是作家、主编,也是硕士生导师,很多人可能一生都难以做好一个角色,而他却将这三个身份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并行不悖。在《丝绸之路》杂志社会议室,除了一摞摞摆放整齐的《丝绸之路》杂志,还有有条不紊地码放在一起的石器、陶片等“文物样品”。冯玉雷告诉记者:“自从当上主编以来,我们策划了十多次文化考察活动,这些文物碎片都是考察时捡到的。”

    冯玉雷出生在白银市平川区的一个小村庄,从小就喜欢看书的他对文学和艺术充满了憧憬和向往。1988年,考入陕西师范大学后,他开始探索创作,开始发表作品。1992年大学毕业后又回到甘肃,将全部心血都投入到与丝绸之路文化有关的创作上,连续创作多部敦煌文化题材小说、散文、影视剧。

    2008年,冯玉雷开始创作长篇小说《野马,尘埃》。冯玉雷说:“为了创作,我通读了两遍法国汉学家戴密微取材于敦煌藏经洞卷子著述的《吐蕃僧诤记》。那段时间,几乎手不释卷,外出、休闲时也装在包里,随时翻阅。”就在这部小说即将“杀青”时,2012年5月,《丝绸之路》杂志社转企改制,冯玉雷因为创作了大量丝绸之路文化题材文学作品,被西北师范大学任命为新成立的甘肃丝绸之路杂志社出版传媒有限公司经理,兼任《丝绸之路》杂志社社长、主编。他利用业余时间,断断续续,直到2018年才完成校对、修改。

    《野马,尘埃》小说以安史之乱前后的中国唐朝为历史大背景,以青藏高原、西域大地、河西走廊、中原地区为人物活动大舞台,以人文关怀视角审视在社会动荡时期人们心理受到重创后痛苦的生活状态,以多种艺术手法表现社会各阶层、各民族人们在动荡岁月中的尴尬历程,及追求真善美的决心。著名敦煌学家柴剑虹、郑炳林分别写了序言。柴剑虹在序言中写到:“我国的敦煌与西域地区,是世界上几大古老文明集中(或曰唯一)的交汇之地。而文明的交融,往往伴随着人口迁徙、经贸往来、政治争斗、宗教传播、战争较量而进行,成为人类社会生活不可或缺的部分;因此,文明的交流与互鉴也成为推动历史进步的强大动力。可以说,自古以来,我国敦煌与西域地区的文明交汇,无论对中国各民族文化的发展、变革、繁荣,还是对域外各国各民族文化的发展、变革、繁荣,都有着不可忽视的意义。文明交汇,正是小说《野马,尘埃》的主题。”郑炳林对冯玉雷的敦煌题材小说给予肯定:“据我了解,在他这个年龄段的作家中,如此自甘自愿下笨功夫,把敦煌学文献、学术成果消化,然后进行文学创作的作家并不多见。敦煌学博大精深,既是学术宝库,又是文学富矿,我觉得应该有更多作家进行文学艺术化转化,但事实情况是,大多数作家视而不见。从这个角度来考察,且不说老冯敦煌题材小说探索状况如何,单就这种眼光和魄力,足以称道。”

    值得一提的是,法国汉学家戴密微学生、曾获法兰西学士院汉学界最高奖项儒莲奖、对中国文化的国际影响和中法文化交流做出杰出贡献的法国汉学家汪德迈教授也为这部小说题词:“这是中国唐代历史上的一次狂野的驰骋。”

    冯玉雷在修改《野马,尘埃》过程中,又创作了另外一部长篇小说《禹王书》。他将敦煌三危山旱峡史前玉矿遗址最新考察成果用于创作中。《大家》在2018年第6期“锐小说”栏目发表近九万字的《禹王书》(缩略本)。如果从1990年他发表第一篇小小说《雁歌》算起,冯玉雷从事文学创作将近30年。他说:“我不愿意重复自己,小到精短散文,大到长篇小说,我都力求创新,精益求精”。冯玉雷的创作还引起赵燕翼、李云鹏、雷达、赵毅衡、叶舒宪、张明廉、李清霞、赵录旺、权雅宁、戴云红、朱忠元、白晓霞等评论家的关注,也让郑欣淼、李正宇、柴剑虹、颜廷亮等敦煌学家、学者及王炎林、杨国光、王辅民、方向军等画家刮目相看,他们纷纷撰写评论文章,评介冯玉雷小说创作现象,或进行“跨学科”艺术合作。例如,表现艺术家王炎林、王辅民分别为他的小说《敦煌·六千大地或者更远》和《野马,尘埃》、《禹王书》创作插画。

    冯玉雷不但擅长文学写作,也进行学术研究。他的知识系统和渊博,让作品涉猎范围极其广泛,从敦煌学到人类学,从美术学到考古学。也正是因为他精于学术,小说中才有较多的“干货”,读者往往会有很多“意外收获”。在记者看来,冯玉雷兼有作家的恣意和学者的严谨。他的只言片语中总是洋溢着动人的人文情怀,他以作家的文学浪漫视角审视敦煌文化遗产。他每次创作作品前要花很多时间做功课,大量阅读敦煌学专著或论文,还时不时约请李正宇、朗树德、张德芳等专家探讨有关问题。他说:“我的创作基本上都有浑厚的历史文化背景,之所以敢写这样宏大的题材,其实跟我对历史文化的热爱是分不开的。我认为,作家不应该仅仅局限在自己的狭小空间里描述自己的生活,而应该把眼光和境界放在宏大的历史背景中,了解万物之间的关联,洞察人性,尽可能拓展自己的知识面,广采博收,把宏观和微观的世界巧妙结合,努力创作出自己满意的作品。”

    访谈结束时,冯玉雷说:“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在其作品里记述了古典时期生存在罗布泊的一种鸟,叫‘湖上牦牛’。这种鸟的生存状态很奇怪,常常积聚力量,然后抒情性地爆发出一连串不断变奏的鸣叫声,像牦牛。‘湖上牦牛’专注地抒情,精疲力竭,瘫倒;再积聚,再抒情,再瘫倒。如此循环。我的写作只在业余,但从情感上来说,也像‘湖上牦牛’。没有人要求我写什么,怎么写,仅仅因为我热烈地深爱人生、自然、文化、梦想,要愉悦、抒情、感恩,工作之外的时间几乎都花在与文字有关的事情上”。因而对冯玉雷及其作品的探寻,也正是对故土文化精神的探寻。“神性、诗意、悲怆,是我对这片自己精神世界的领悟和梦想”。冯玉雷说:“西北高原上的历史文化积淀非常丰厚,其中蕴含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文学资源,是非常有价值的文学富矿。经过近三十年的文学探索,我更加坚定了这种认识。我将结合这些年对历史文物知识的学习,继续创作,把这些凝固在历史中的活化石凝练为生活中的文学表达。希望热爱我作品和写作风格的读者朋友继续关注。同时我也希望年轻的作家、诗人、艺术家,能静下心来,甘于坐冷板凳,在学术方面下大工夫,开拓视野,通过文学艺术方式探析人类文明产生、发展的规律。我坚信,只要以虔诚情怀去开采‘人类文化富矿’,都会有丰美的收获!”

    兰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华静

来源: 兰州新闻网 兰州日报

关闭